用考网

变味的“小升初”大战 教育乱收费背后探究

用考网

“今年我们学校‘小升初’没有钢琴特长生的名额,只招竖琴特长生。”某重点初中的招生办老师斩钉截铁地说。

面对这样的情况,家长仍在做着努力:“要不然我们把钢琴竖起来弹,不就成竖琴了……”

家长的软磨硬泡终于打动了招生办老师,老师说:“那也成,那您给我们学校买个竖琴吧。”

虽然让孩子上重点学校的心情十分迫切,但少则数万元多则可能十几万元的竖琴价格仍然让这位工薪阶层的家长有些犹豫。

变味的“小升初”大战 教育乱收费背后探究

“那我们考虑一下吧。”

“请现在就做决定。”

“您让我们回去商量一下。”

“5,4,3,2,1。不用考虑了,下一位。”招生办老师在这名家长的孩子名字后面画上了“叉子”……

这是今年在面临“小升初”的家庭中广为流传的一个“段子”。

“这个‘段子’可能有夸张的成分在里面,但在整个‘小升初’的过程中,择校乱收费、‘小升初’占坑班等问题还是十分严重,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不公正甚至是腐败的成分在里面。”在刚刚经历这场“小升初”的大战将女儿送进北京某区重点初中后,付燕一脸疲惫地对《法制日报》记者说,她不知道在女儿今后的教育过程中,自己还要为这类“不公正甚至是腐败的成本”承担多少。

对于各类学校办学中乱收费问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贺国强近日在谈到“着力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时明确指出,近年来,我们会同有关部门对教育乱收费问题进行了清理规范,取得了积极进展。但一些地方和学校乱收费问题屡禁不止,并且手段更加隐蔽、形式不断翻新,给学生家长带来沉重负担,严重影响学校的形象和声誉。

变味的“小升初”大战

进入6月,今年“小升初”就要尘埃落定。付燕告诉记者,大约50%的学生已经确定学校了。

“说实话,刚开始听学校宣传说今年北京‘小升初’‘坚持电脑派位为主、其他方式为辅’时我真的特别兴奋,但亲身经历过就发现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付燕向记者坦言,“实际上,电脑派位、就近入学方式是摆在最后的一种垫底升学办法。”

付燕说,女儿从四五年级开始就陆续报读“蹲坑班”,“家长也直接称其为‘坑班’,就是一些重点中学开办的培训班,主要讲授奥数等。关键在于,上课的内容往往和这些重点初中最后选拔考试的内容有一定吻合。而这些学校还通过或明或暗的途径向家长们传递着这样的信息:学校将来会从这些课外班中选拔优秀人才,参加这些课外班的孩子在报考本校时会有‘优先权’”。

“也就是说,要想上某所重点学校,参加这所学校挂钩的培训班是一条必经之路,这种课外班有点‘占位’的性质。”付燕说,为了保险起见,女儿及其学校的同学都报了至少两个以上这样的“蹲坑班”。“‘坑班’肯定和这些重点学校有着密切的关系,要不然这些‘坑班’怎么能够秘密举办考试而从之选择学生升入初中?”

“秘密举办考试?”记者问道。

“就是只有上‘坑班’的学生知道考试时间,有考试资格,没有上班的学生就算在考试的时候到了学校外面,学校老师也不会承认里面正在举行选拔考试。”付燕说,自己就曾感受过站在学校外面看着别人的孩子考试而自己的孩子“没份考试”的那种无可奈何。

查阅相关资料,记者发现,事实上,“蹲坑班”并不是近一两年才出现的新鲜事物。

过去几年里,每到五六月小升初培训班招新的考试季节,都有媒体指名道姓点出具体的机构和学校,害得很多培训机构发放被付燕称为“秘密考试”的通知时,都小心翼翼地采用一种被外界称为“密电”的方式。

“而且这种班价格不菲,每年要花三四万元。这只是普通水平的‘坑班’价格。”付燕告诉记者。

“上了‘坑班’,也不一定就能上得了重点初中。”付燕告诉记者,“比如‘坑班’里有80名学生,前30名的好学生学校肯定要了,那么后50名的学生就要‘竞争’了。”

付燕说,竞争的惨烈程度不亚于上述“竖琴的笑话”,“排名越后面的学生需要交的择校费越多,同样没有给家长考虑的时间,如果犹豫,那么直接画×,这不是段子是事实”

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