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考网

落榜女身份遭冒用怎么回事 事件真相还原(2)

嘉馨

  尴尬的重名,是巧合还是阴谋?

  荆高峰是咸阳市三原县人,当地荆姓并不是大姓,互相之间多少都有些渊源。但她特殊的名字却让家人认为,这样的重名一定不是巧合,尤其是妹妹荆高芳。

  荆高峰的妹妹荆高芳:“我姐出这事之后,我就想起来当年我考中专的时候档案也不见了,我爸跑到招办才把我的档案从财经学校要回来,要不然我也上不了银行学校,差点被人顶替了。”

  妹妹的一番话,让姐姐猛然想起,当年自己考试落榜的种种细节,落榜也会有成绩,但自己的档案学籍也随着“落榜”神秘失踪,这可能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冒用了她的身份!

  荆高峰:“我原本想当一名老师,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家人的命运,但冒用身份的人让我的人生从此走向不同的轨迹,她毁了我!”

  妹妹荆高芳回忆起那几年家里的窘迫忍不住落了泪,如果姐姐当年能如愿走想走的路,他们姐妹和父母也就不是如今的局面。

  荆高峰的妹妹荆高芳:“那时候家里交不起学费,我爸那时候为了给我申请贫困补助,提着家里的鸡去给老师送去,他穿着那样的衣服……”

  中国虽有百家姓,但重名的却很多。据统计,全国重名最多的名字是张伟,共有290607人一同使用。可对于一个人口不到四五十万的县城,在三原当地也叫男性化名字的女性难道真是巧合吗?为了弄清这个谜团。我们全媒体记者决定跟着荆高峰一起去她的故乡寻找真相。

  荆高峰的家在咸阳市三原县安乐镇山西村,村子不远,就是当初的学校。为了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记者的调查就从荆高峰当年的学校开始。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不少农村生源减少,很多学校进行了合并,荆高峰曾经的初中变成了小学,初中搬到了对面。来到了现在的安乐镇中学,荆高峰意外地遇到了自己当年的几何老师曹老师。

  曹老师:“我不教书了现在看门,我认识你,荆高峰,你都长成这样了,已经是孩子她妈了。她这个名字特别特殊,叫荆高峰,是个男孩名字。”

  荆高峰:“当年的王力校长还在不在?”

  曹老师:“当年一干子人都到三原县东郊中学去了。”

  照片中的“荆高峰”竟是初中同学 谜团慢慢解开

  学校撤并,老师退休,校长也早已调走,谜团是否解不开了呢,正在一筹莫展时,荆高峰的父亲打来电话,有了新的发现。

  跟着荆高峰来到距离学校不远的家,父亲得到一张手机拍摄的照片。照片正是从朋友所说的那家幼儿园拍到的,在一张陌生的女性照片下赫然写着“荆高峰”三个字,而这张脸荆女士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她初中同年级的同学。

  求助者 荆高峰:“这个人不是我同班同学,但是是我同年级的同学——李敏。”

  看到这张照片,荆家人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那个荆高峰根本不是重名,而是冒充,而且很可能已经冒充了二十年!

  荆高峰的父亲荆俊杰:“她改变了女儿命运,毁了她的生活……”

  荆俊杰说,去年他们得知了有人在用着女儿“荆高峰”的这个名字后,曾找到县教育局进行询问,但县教育局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但之后,有人找到家里要求私了,而且来头不小。

  那么这个冒充的荆高峰到底有怎样的背景呢?随后,我们全媒体记者辗转找到安乐初中的初三年级组组长高力常。

  荆高峰高老师:“你还认识我不,我是荆高峰。”

  原安乐中学初三年级组组长高老师:“记得记得。”

  荆高峰高老师:“那我问问当年咱们年级一共有几个叫荆高峰的?”

  荆高峰高老师:“就你一个。”

  高老师早就退休赋闲在家,但对于二十年前的学生还印象深刻,因为荆高峰也算她的得意门生。而那个假冒“荆高峰”名字的李敏,高老师也记得。

  原安乐中学初三年级组组长高老师:“我记得你当时学习好嘛,我对你的印象深。李敏她学习不行,想上中专,用了你的学籍,家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那时候这种事很多……”

  对于尘封了二十年的往事,高老师似乎不愿多谈。而为了弄清这假“荆高峰”有怎样的背景,随后我们全媒体记者和荆高峰的妹妹荆高芳找到了假荆高峰供职的幼儿园。

  荆高峰的妹妹荆高芳:“麻烦问一下,荆高峰荆园长在不在?”

  幼儿园工作人员:“不在,早都不在了,调到局里去了。”

  荆高峰的妹妹荆高芳:“县教育局吗?”

  幼儿园工作人员:“嗯。”

  荆高峰的妹妹荆高芳:“啥时候调走的?”

  幼儿园工作人员:“三年了。”

  荆高峰的妹妹荆高芳:“她在这当了几年园长?”

  幼儿园工作人员:“三四年吧。”

  一个冒牌的“荆高峰”,在二十年前顶替了他人身份后,学成归来竟然又当上了老师,并很快进入教育局机关,成为了教育战线上一个堂而皇之的干部,真是很讽刺的事。那么“荆高峰荆老师”如今身处何等职位呢?在三原县教育局一打听,“荆高峰”是职教股的一名干部。“荆高峰”对于真荆高峰的到来显得很意外,赶紧将这一行拉到了门外。

  荆高峰:“我应该叫你荆高峰还是李敏?”

  假荆高峰:“……”

  荆高峰:“我就想知道你当初是怎样顶替了我的身份?”

  假荆高峰:“我承认是我不对,但那是我妈让朋友弄的,你看我给你点钱,咱们把这事一解决咋样。”

  二十年姓名被人冒用,身份成绩被人顶替,人生路彻底改变。荆女士无法面对对方的所为金钱解决,谈话最终不欢而散。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对于一个民族而言至关重要,因为他关乎民族的未来。而教育腐败所伤害的绝不仅仅是一两个家长学生,二十年前和之后的一段时间,三原县像荆高峰这样被人冒用了身份顶了学籍的人还有多少?从我们全媒体记者这两天的调查来看,这绝不仅仅是一个个例。而今天,假荆高峰也承认了自己真李敏的身份,那么又是谁把李敏变成了荆高峰。希望在我们《都市快报》节目报道之后,相关部门能够迅速介入,将真相查的水落石出。

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1049